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【doc】潘金莲

时间:2019-08-02 10:5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会议PPT

  IT计较机

  建筑/情况

  法令/法学

  通信/电子

  研究生测验

  经济/商业/财会

  幼儿/小学教育

  办理/人力资本

  汽车/机械/制造

  医学/心理学

  资历/认证测验

  金融/证券

  文学/艺术/军事/汗青

  糊口休闲

  收集糊口

  【doc】潘弓足

  潘弓足潘弓足庄明峰/赵秀忠}文 故事布景北宋年间女儿静/男儿动/少年弄倩影/身姿飘逸故事地址冀州清河阳谷汴映俏脸/芳华飘荡透激情/快快结伴行 引言 (字幕)据《广平府志》记录:广平 府辖下清河县人武植,少小丧父,衣食 难济.少时伶俐,崇文尚武,尤喜诗 书.中年中进士,任阳谷知县,官拜 七品.武植在任上兴利除弊,清廉公 明,乡民敬之.武植归天后,村夫以 为骄傲,在清河为其建墓. 公元1994 年,河北省清河县当局对 武植墓进行修复.f 同时显出武植墓画 (画外音)一块石碑,浓缩着一段尘封已久的汗青, 第一集阳春时节,风和日丽.冀州古城,城 墙曲折.城门上清晰可见冀州二字.城 外,杨柳依依,芳草萋萋,鸟鸣蝶飞.空 旷的郊外上,有踏青的,有大人带着孩子 扑蝶的,有青年女子在草坪上蹴鞠的,踢 毽子的,有青年须眉练拳脚的.天空高高 低低飘飞着风筝. (以上景色慢慢推出中,音乐声起) (童声说唱) 天儿晴/风儿轻,丽日暖融融,浅草顾盼 睁笑眼/杨柳摇摆抚和风/快快赏美景 蝶儿舞/燕儿鸣/万籁皆复苏,球鞠腾挪 飞摆布,风筝扶摇上九重/快快来踏青 在说唱和音乐慢慢淡出中,潘弓足 (女一号,清河人,后为武植夫人),潘 银莲姐妹与两个丫环在一路放风筝.姐姐 弓足约十七八岁,身段苗条,神色清丽, 目光灵动中透出贤淑,正在拖着风筝放 飞.银莲约十五六岁,身段较为丰盈,脸 形较姐姐稍显方阔,眼神中透出活跃刚 毅,跳着,跑着,喊着:姐姐,放高 点,放高点!两个丫环附合着. 约十数丈外,一棵高峻的杨树下,武 植(男一号,清河人,后为阳谷县令), 东方蛟(武植友,清河人,武馆武师)正 在边玩边习武.武植约二十岁,打扮简 朴,眉清目秀,给人俊秀之感.东方蛟与 武植春秋附近,身段健壮,透出侠义之 阵风刮过,风筝在弓足手中失控,倾斜着向远处滑落,最初落在武植,东方 蚊旁边杨树的树杈上.弓足姐妹与丫环跑 到树下,银莲想上树摘风筝,爬到树的半 腰便滑了下来.银莲不服气地接着又往上 爬,仍从树上滑落下来.旁边的东方蛟与 武植看着笑出声来. 弓足上前见礼,和声悦色地说:二 位令郎可可以或许帮我们把风筝取下?武植 说:这有何难.说罢,腾跃腾挪,几 下就爬到树上把风筝摘下.银莲上前欲取 回风筝.东方蛟拦住,说:且慢,我大 哥可是作诗高手,二位蜜斯若是能对上大 哥的标题问题,再要风筝不迟.弓足说: 也好,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位武令郎的才 77 武植沉吟顷刻,吟出一首写春的文句:小径红稀,芳郊绿遍,高台树色阴阴 见.春风疑惑禁杨花,蒙蒙乱扑行人面. 弓足略一思索,即羞怯怯说:这位 令郎适才吟的不就是当朝写词高手晏殊的 《踏莎行》嘛,请倾耳细听,看我吟的可 炉香静逐游丝转.一声愁梦酒醒时,夕阳却照深深院. 武植,东方蛟拍手称赏.武植要把风 筝交给银莲.东方蛟拦住,指着银莲说: 不可,这位蜜斯还没作诗呢.银莲瞪 了东方蛟一眼:哼.不就是作一首小诗 么,还能难住本姑娘不成.武植指着近 处的一棵柳树对银莲说:这位蜜斯就以 柳树为题吟一首诗吧. 银莲稍一思索,念出一首打油诗:春 来柳丝长,绿纱披身上,无风它不动,有 风直摇晃. 银莲羞恼,欲上前夺回风筝.东方蛟与之交手,几个回合,银莲不是敌手.银莲将 倒地,站在旁边的武植上前扶住.银莲不 服,还要与东方蚊比试.弓足劝解:银 莲,不要逞强,我们仍是回府吧.银莲 挣扎着不愿走,弓足与丫环一路拉妹妹离 武植追大将风筝归还银莲.银莲生气地掷于地,愤怒地离去. 冀州城内,盛隆驿馆.驿馆内一厅堂 里,八仙桌两侧,神色苍白,身体健壮, 约四五十岁容貌的东方清源正在与商人张 原刨阅读l干户谈话. 张千户向东方清源(东方蛟父,武馆 武师)递上一封手札和一锭银子,说: 东方武师,这银子是你们的镖银,这封 手札请带给你们清河的李员外. 东方清源边接过银子,边说:谢过 张千户. 张千户夸奖道:东方武师处事地 道,押镖也快,货色没有丝毫破损丢失. 我在信上已向贵县的李员交际代,想必回 去后对你们会还有酬报的. 东方清源说:承蒙嘉奖,愧不敢 当,千户所言,是我们的天职,干我们这 行的要的就是诚信,勤快.张千户说:我与东方武师一认识, 就感觉武师身上有股豪侠之风,是个可交 的武林中人.因而,我也不让你空着镖回 去,我再给你引见点差使吧. 东方清源说:张千户拾爱.站起 来向张千户躬身见礼.并问:敢问是什 么差使? 张千户说:传闻新来的知州潘老爷 客籍也是清河,说不定他会有工具捎回老 东方清源大喜,脱口而出:本来是梦雄贤弟回来仕进了. 张千户惊讶:莫非你认得潘老 东方清源感伤地说:岂止认识,我们是少时的老友啊.与梦雄贤弟一别曾经 十多年了,他先是京城仕进,后到赵州当 州官.没想到此刻回到了冀州. 张千户说:既如斯,那就不消我引 见了,你自去与故友相认即是了.我这里 告辞了. 张干户告辞,东方清源送出驿馆. 武植,东方蚊回到驿馆. 东方清源欢快地说:快走,我带你 们去见一小我. 东方清源说:你们可记得我给你们说过的潘叔叔々 东方蛟说:怎样不记得. 武植说:这不是经常挂在你嘴边的 吗,为什么提起这位潘叔叔. 东方清源说:他就是新上任的潘知 武植,东方蛟也大喜.第二集 冀州衙门.二堂内,身着官服,气宇 轩昂的潘老爷(潘梦雄,弓足父,冀州知 州)正在几案前批阅公函. 衙役渐渐上前:老爷,门外有一人 称是老爷清河故人东方清源,想要见 你.潘梦雄闻听间拾起头来,面露欣喜 之色.仓猝起身说:快快有请J 稍顷,衙役引领东方清源等三人走进 二堂外.潘老爷已站在二堂门口相迎.潘 老爷与东方清源渐渐上前,紧紧握手,互 相端详,眼眶中溢出泪水.东方清源感慨 说:贤弟,你两鬓间都有鹤发了. 潘梦雄也冲动地说:是啊,我现在 已是发苍苍,视茫茫了.东方兄,你脸上 都有那么多皱纹了. 东方清源说:想不到这十多年不 见,我们都有些老了.潘梦雄也说, 是啊,我们都老了J 78 世人来到后堂,潘梦雄示意东方等入 座.然后对夫人说这是东方兄.转 头对东方清源说:这是你弟妹.东方 清源对潘夫人见礼弟妹好. 潘夫人也欠身见礼:东方兄好. 潘梦雄看着站在东方清源身边的武 植,东方蚊问:他们是—— 东方清源指着东方蛟说:这是犬子 东方蛟.东方蛟向潘梦雄见礼. 东方清源说:这是国栋兄的孩子武 这么大了.像,像,眉眼间真有国栋兄的神气啊. 东方清源点头说:是啊,是啊. 东方父子与武植脸上都显露哀痛之色.潘老爷迷惑地问.国栋兄如何 潘梦雄惊讶地:怎样会呢?他怎样这么早就走了呢7 东方清源感慨地说:是啊,人生无 常啊.想昔时我们三人亲如兄弟,谁知自 送你赶考走后,一晃十多年,国栋竞与我 们永诀了! 东方清源陷入回忆 (清河县城,城门上显出清河字 城fqgl.潘梦雄有二十岁容貌,背一行囊,身边跟一书童.武国栋与东方清源 为之送行.武国栋说:我们等着贤弟考 中的捷报. 东方清源说:我们盼着贤弟衣锦还 潘梦雄动情地说:我科考后就当即回来见二位哥哥.你们归去吧. 三人依依惜另0.武国栋,东方清源目 送潘梦雄身影消逝在视线中. 清河城内,店肆顺次排列街道两旁. 由远到近,现出武记杂货店,东方武馆. 武国栋站在杂货店柜台内在照应不时进来 购物的客人.东方清源在武馆内与几个年 轻人习练技艺. 寒来暑往,春去夏至,岁月更替.清 河城内不竭转换春夏秋冬的气象.杂货店 货架空空,柜台上落满灰尘,芜杂地放着 算盘,账簿等.阁房,陈列简单,室内用 品陈旧.武国栋躺在床上咳嗽,武夫人在 床边喂药,小武植用毛巾为武国栋擦脸. 清河城外,一丘新坟,气象苦楚.武 植身穿白色孝衣与母亲趴在坟前恸哭.东 方清源与夫人,东方蛟等数人也站在坟前 垂头抹泪. 清河城内,陌头.头发有些凌乱,显 着些苍老的武夫人守着一小生果摊.东方 蛟与武植在一旁边玩耍边练功夫.东方清 源与夫人从远处来到小摊前,送来一袋粮 食交给武夫人. 漫漫路途.有几个身强力壮的大汉肩 挑箩筐,箱笼在前行走.东方清源,东方 蛟,武植军人服装,手提枪棒紧随其后. 画面回到冀州州府后堂.潘梦雄佳耦 与东方清源,东方蛟等都陷入悲伤之中. 武植脸色复杂地,流着泪说:这些年多 亏了东方叔叔一家啊,东方叔叔,婶婶如 同再造父母,东方弟弟和我亲兄弟一般, 要不是东方叔叔就没有我和我娘的今天 东方清源说:我与你爹爹和潘叔叔亲如兄弟,这些都是该当的呀. 叔历来为人仗义,武兄~家有此倒霉,他不会坐视掉臂的.只是我成天忙于公事, 竟然对此一窍不通,也没对武兄尽些心 世人一时陷入缄默.东方清源打破寂静,问:敢问梦雄贤弟此刻有几个孩 潘老爷忙说:看我只顾话旧了,忘了她们两个姐妹了.潘夫人对身边的丫 环说:快去叫两位姑娘. 不时,弓足姐妹来到.银莲边快步走 来,边大声说:我家来什么贵客了 呀?话音刚落,弓足姐妹来到二堂.金 莲姐妹与武植,东方蛟碰头都有些惊讶. 银莲快言道:狭路相逢,怎样是你 潘老爷佳耦,东方清源疑惑.武植说:我们今天上午曾经见过面 了.接着,把郊外相逢的情景论述了一 潘梦雄哈哈大笑说:看来他们兄弟姐妹们仍是有缘呀. 弓足姐妹都现出迷惑的神气.潘夫人 说:弓足,银莲,这就是你爹爹常说起 的东方伯伯,这是东方哥哥,这是武伯伯 家的武植哥哥,还不前来见过. 弓足羞怯怯地逐个见礼,并别离叫过 东方伯伯,东方哥哥,武哥哥.银莲叫过 东方伯伯,走到武植和东方蛟面前,居心 说,坏武哥哥,坏东方哥哥. 潘夫人责怪道:你这狡猾丫头,不 得无礼! 世人哈哈笑了起来. 次日,盛隆驿馆.东方清源等正在收 79 拾行李.潘梦雄佳耦从门外走来.潘梦雄 说:东方兄,我来给你们送送行. 东方清源说:贤弟公事忙碌,还来 送行,你我兄弟客套什么. 潘老爷说:我来有三个设法,一是 多年不见,仍是情愿多看看你们;二呢是 给武嫂嫂与东方嫂嫂预备了些布料,聊表 心意.说完示意侍从把布料送给东方. 东方清源接过,说:既是潘弟一片 心意,那我就收下了.扭头对武植说, 快快谢过潘叔叔.武植上前对潘梦雄 佳耦见礼:多谢叔叔,婶娘. 东方清源问:贤弟的第三个设法 州,贵寓有很多杂事需要小我手,想请武植帮手料理些家务,本人人还靠得住. 东方清源说:这有什么好筹议的. 武植跟着你比跟着我更好.武植这孩子聪 明伶俐,是块好材料,跟着你长长见识, 说不定未来会有大前程的. 潘梦雄问:贤侄可否情愿?武植 说:情愿.只是—— 潘夫人忙说:只是担忧你母亲没人 照应吧.你潘叔叔已和我筹议好了.你今 天就先随东方叔叔回清河,先帮着把你东 方叔叔武馆的事处置一下.然后你就陪你 母亲一同来冀州住,如许我也有个伴说说 话.到时东方嫂嫂也一块儿来住几天,我 们姐妹几个好好聊聊家常.武嫂嫂若在这 儿能住惯,就在这儿帮我忙忙家务,若住 不惯就还回清河去住,归正冀州,清河也 不远. 婶考虑得多殷勤呀.武植感谢感动地址头说:是啊,是 潘梦雄说:一路保重!东方清源等与潘梦雄佳耦在驿馆外告 辞.(耒完待续) (责编:刘贤)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413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