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金月芽期刊网

时间:2019-08-03 12:0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引言 (字幕)据《广平府志》记录:广平府辖下清河县人武植,“少小丧父,衣食难济”。“少时伶俐,崇文尚武,尤喜诗书”。“中年中进士,任阳谷知县,官拜七品”。武植在任上“兴利除弊,清廉公明,乡民敬之”。武植归天后,“村夫认为骄傲,在清河为其建墓”。

  潘弓足女一号,清河人,后为武植夫人

  潘银莲弓足妹

  潘梦雄弓足父,冀州知州

  武植男一号,清河人,后为阳谷县令

  武母武植母亲

  东方蛟武植友,清河人,武馆武师

  东方清源东方蛟父,武馆武师

  西门庆阳谷人,殷商

  陈瓶儿西门庆夫人

  西门欢西门庆子

  司马达吏部官员

  司马明诚户部官员

  张老板布疋行老板

  李老板木器行李老板

  侯老板承平酒楼店东

  夏季荷张老板夫人

  王香娥李老板夫人

  齐桂兰侯老板夫人

  常宝田武府管家

  张朴直布疋行张老板家人

  陶兰香阳谷县陶村村民

  陶老夫阳谷县陶村村民

  黄婆婆阳谷县郊外老妪

  胡二冀州城内恶棍

  邓二西门庆家丁

  故事布景北宋年间

  故事地址冀州清河阳谷汴梁

  (字幕)据《广平府志》记录:广平府辖下清河县人武植,“少小丧父,衣食难济”。“少时伶俐,崇文尚武,尤喜诗书”。“中年中进士,任阳谷知县,官拜七品”。武植在任上“兴利除弊,清廉公明,乡民敬之”。武植归天后,“村夫认为骄傲,在清河为其建墓”。

  公元1994年,河北省清河县当局对武植墓进行修复。(同时显出武植墓画面)

  (画外音)一块石碑,浓缩着一段尘封已久的汗青,

  一座坟丘,躲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……

  阳春时节,风和日丽。

  冀州古城,城墙曲折。城门上清晰可见冀州二字。城外,杨柳依依,芳草萋萋,鸟鸣蝶飞。

  空阔的郊外上,有踏青的,有大人带着孩子扑蝶的,有青年女子在草坪上蹴鞠的,踢毽子的,有青年须眉练拳脚的。天空高凹凸低飘飞着风筝。

  (以上景色慢慢推出中,音乐声起)

  (童声说唱)

  浅草顾盼睁笑眼

  杨柳摇摆抚和风

  球鞠腾挪飞摆布

  风筝扶摇上九重

  身姿飘逸映俏脸

  芳华飘荡透激情

  在说唱和音乐慢慢淡出中,潘弓足、潘银莲姐妹与两个丫环在一路放风筝。

  姐姐弓足约十七八岁,身段苗条,神色清丽,目光灵动中透出贤淑,正在拖着风筝放飞。

  银莲约十五六岁,身段较为丰盈,脸形较姐姐稍显方阔,眼神中透出活跃刚毅,跳着、跑着,喊着:“姐姐,放高点,放高点!”

  两个丫环附合着。

  约十数丈外,一棵高峻的杨树下,武植、东方蛟正在边玩边习武。

  武植约二十岁,打扮俭朴,眉清目秀,给人俊秀之感。

  东方蛟与武植春秋附近,身段健壮,透出侠义之气。

  一阵风刮过,风筝在弓足手中失控,倾斜着向远处滑落,最初落在武植、东方蛟旁边杨树的树杈上。

  弓足姐妹与丫环跑到树下,银莲想上树摘风筝,爬到树的半腰便滑了下来。

  银莲不服气地接着又往上爬,仍从树上滑落下来。

  旁边的东方蛟与武植看着笑出声来。

  弓足上前见礼,和声悦色地说:“二位令郎可能帮我们把风筝取下?”

  武植说:“这有何难。”说罢,腾跃腾挪,几下就爬到树上把风筝摘下。

  银莲上前欲取回风筝。

  东方蛟拦住,说:“且慢,我大哥可是作诗高手,二位蜜斯若是能对上大哥的标题问题,再要风筝不迟。”

  弓足说:“也好,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位武令郎的才学。”

  武植沉吟顷刻,吟出一首写春的文句:

  高台树色阴阴见。

  春风疑惑禁杨花,

  蒙蒙乱扑行人面。

  弓足略一思索,即羞怯怯说:“这位令郎适才吟的不就是当朝写词高手晏殊的《踏莎行》嘛,请倾耳细听,看我吟的可是这首词的下阕:

  炉香静逐游丝转。

  一声愁梦酒醒时,

  夕阳却照深深院。

  武植、东方蛟拍手称赏。

  武植要把风筝交给银莲。

  东方蛟拦住,指着银莲说:“不可,这位蜜斯还没作诗呢。”

  银莲瞪了东方蛟一眼:“哼。不就是作一首小诗么,还能难住本姑娘不成。”

  武植指着近处的一棵柳树对银莲说:“这位蜜斯就以柳树为题吟一首诗吧。”

  银莲稍一思索,念出一首打油诗:

  春来柳丝长,

  有风直摇晃。

  银莲吟完,惹起东方蛟、武植轰笑。

  银莲羞恼,欲上前夺回风筝。

  东方蛟与之交手,几个回合,银莲不是敌手。

  银莲将倒地,站在旁边的武植上前扶住。

  银莲不服,还要与东方蛟比试。

  弓足劝解:“银莲,不要逞强,我们仍是回府吧。”

  银莲挣扎着不愿走,弓足与丫环一路拉妹妹分开。

  武植追大将风筝归还银莲。

  银莲生气地掷于地,愤怒地离去。

  冀州城内,盛隆驿馆。

  驿馆内一厅堂里,八仙桌两侧,神色苍白、身体健壮、约四五十岁容貌的东方清源正在与商人张千户谈话。

  张千户向东方清源递上一封手札和一锭银子,说:“东方武师,这银子是你们的镖银,这封手札请带给你们清河的李员外”。

  东方清源边接过银子,边说:“谢过张千户。”

  张千户夸奖道:“东方武师处事地道,押镖也快,货色没有丝毫破损丢失。我在信上已向贵县的李员交际待,想必归去后对你们会还有酬报的。”

  东方清源说:“承蒙嘉奖,愧不敢当,千户所言,是我们的天职,干我们这一行的要的就是诚信、勤快。”

  张千户说:“我与东方武师一认识,就感觉武师身上有股豪侠之风,是个可交的武林中人。因而,我也不让你空着镖归去,我再给你引见点差使吧。”

  东方清源说:“张千户抬爱。”站起来向张千户躬身见礼。并问:“敢问是什么差使?”

  张千户说:“传闻新来的知州潘老爷客籍也是清河,说不定他会有工具捎回老家。”

  东方清源一惊,急问:“这位老爷名讳是——”

  张千户答:“潘梦雄。”

  东方清源大喜,脱口而出:“本来是梦雄贤弟回来仕进了。”

  张千户惊讶:“莫非你认得潘老爷?”

  东方清源感伤地说:“岂止认识,我们是少时的老友啊。与梦雄贤弟一别曾经十多年了,他先是京城仕进,后到赵州当州官。没想到此刻回到了冀州。”

  张千户说:“既如斯,那就不消我引见了,你自去与故友相认即是了。我这里告辞了。”

  张千户告辞,东方清源送出驿馆。

  武植、东方蛟回到驿馆。

  东方清源欢快地说:“快走,我带你们去见一小我。”

  武植、东方蛟说:“见的是哪一位?”

  东方清源说:“你们可记得我给你们说过的潘叔叔?”

  东方蛟说:“怎样不记得。”

  武植说:“这不是经常挂在你嘴边的吗,为什么提起这位潘叔叔。” ......(暂无全文消息,请到维普官网检索)

  :本文献摘要消息,由维普资讯网供给,本站只供给索引,不合错误该文献的全文内容担任,不供给免费的全文下载办事。

  蒙冤千年的恩爱夫妻

  家藏乾隆赐诗拓本长卷

  闲谈《诗经》里的乐器

  梅花拳家园春意浓

  纪行的体裁要素与纪行体裁的构成

  三读《人老莫作诗》

  名人漫记帝娼恋

  一种节拍迟缓的诗

  抗生素众多猛于枪

  部长翁诗杰:和中国成立一个互动合作的机制

  苏东坡“画蛇”了吗?

  王安石若何“理财”

  我道豪杰当如是

  “诗一般”的林芝

  张执浩的诗(十首)

  胡桥公社“奇诗”述“四清”

  王铎《赠汤若望诗》技法精讲(六)

  车延高的诗

  诗边札记十二则

  武强华的诗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430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